《楚辞讲座》整理记

发布日期:2019-10-03 11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楚辞讲座》 汤炳正 著 汤序波 汤文瑞 整理 北京出版社 2017年8月

  我在拙著《汤炳正评传》中讲到今后要为先祖父景麟公整理一本讲录,几年来念兹在兹、梦寐萦怀,现总算宿愿得偿。当初的想法也颇为简单,想让未能亲炙他的学子,还能从阅读讲稿中,想象他讲课的风采。因为他不仅“授人以鱼”,更是“授人以渔”;通篇贯穿着循循善诱、金针度人的育人理念;远非一般讲学者的泛泛而谈。据我所知,景麟公的《楚辞》课,早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就蜚声学林,大受欢迎,至今还有人津津乐道当年听讲之盛况。我本人就有个体会,读了他的这本讲录,对一些久思不决的问题,竟迎刃而解、豁然贯通,好像倏忽间获得读书治学的津筏南针似的。

  本书整理工作将近持续了一年时间。仅校对一项少说也在二十遍之上,对每个字每句话,我都反复推敲,仔细研读,生怕有半点差池,而影响世人对景麟公学术的准确理解与把握。他是一位非常严谨的学者,对著述总是精益求精,简直到了苛刻的地步。这给我的整理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心理压力,其难度也超乎预想。双休日几乎都是在电脑桌前度过的,真是夜以继日,常常弄得身心俱疲。我非学术中人,赋质又差,只能“人一能之己百之,人十能之己千之”,靠个“勤”字做事。进行这项工作时,我又通读了两遍景麟公的楚辞学论著,凡讲录所涉及到的问题,皆潜心揣摩,自认对他的学术思想又有了进一层的参悟。故在本书整理与加工方面,还算略有特色可陈。现说一例:景麟公作为一位卓有成就的语言学家,他对某些字的简化是有不同看法的。如把“一隻船”中的“隻”字,简化成“只”字;把“不遗餘力”中的“餘”字,简化为“余”字,等等,他一向是不赞同的。他曾说过,有一次在校对清样时,把已经排成“游”字的,皆按老规矩改成“遊”字。学报主编则告诉他:标准简化字“遊”已简化为“游”,排印体已无“遊”字。面对此情此景,我想,景麟公纵然语言造诣再深,对汉字研究成就再大,也奈何不得。幸而景麟公当年无能为力的这件事情,现在总算为其大体做到了。

  因为本书所收的文字多系据录音整理而成,这就给我的工作提供了驰骋用武的余地。全书虽以简体字排版,但对某些字的处理,我是严格遵循景麟公素来的写法。虽然我常为寻觅这些字而煞费周章,但仍然乐此不疲。因为这是对一位语言学家的起码尊重。关于对这些字的核定,我一方面查看景麟公的手稿,另一方面翻阅他业经出版的著作。如“遊”“穫”“甯”等字,我竟在《屈赋新探》中各找到一个。这至少说明它们并非植不上去,而是被手民擅自改为简体字了。《抽思》有“熟不实而有穫”一句,其中的“穫”字,现已被简化成“获”字;但有意思的是我发现此句中的“获”字,在自存本上又被他统统地改回 “穫”了。还有“晚近”一词,平常景麟公总爱随手写成“輓近”,但《楚辞类稿》中竟残留一例,茕茕孑立地站在那里,大出我意料。又如景麟公对“于”字常写成“扵”或“於”,我在整理时,都统一地排成了“於”字。

  顺便谈一件趣事。日前读某国学大师的传记,发现作者(博士生导师)在引用传主一封信时,在“忽然沈重”一句的“沈”字后面加了一个小注,说:“疑为‘沉’字”,其实“沉”以前就写作“沈”。景麟公他们那一代人都是这么写的。但是在这次录入文字时,我还是把凡能写成“沉”的“沈”字,皆改为“沉”字,以迁就当今读者的阅读习惯。孔夫子当年就发出过“吾从众”的感叹。

  总之,这项工作操作起来,其艰难之程度,远非当日所能想象。有时为了寻一个字,往往要花上一两个小时,想尽各种各样的办法,才能觅到。真是眼睛都看绿了。当然,有些字最终是否安妥当了,尚不敢说,希高明不吝赐教!

  力之先生应我之请,核校了本书所征引的全部文献资料,而且他对讲稿所提出的整理思路,竟多与先祖父的想法相暗合。虽然我过去也知道,景麟公生前特别赏识自己这位门弟子,但这回我还是领略了他的博学多识和历史上那种“士”之品行。蒋南华先生的热情与无私,也让我感念不已,当我把刚刚打出的前六讲送去时,他虽正忙着,但还是挤出五天时间为我看毕讲录,并提出很好的建议。另外,家严汤世洪、家慈张世云也一直关心着这项工程的进展,并随时给予我具体的点拨,现又特许我把他们炼字度句而成的《汤炳正(景麟)先生传略》收入本书。这是一篇上佳的学者小传,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,798888太阳神心水论坛文字典雅而明畅,当胜过拙著(三十余万字)许多倍,这是不言而喻的。

  最后,还要说明的是本书所收的讲稿,皆讲于一九八四年以前。我在整理时又参照了讲者的有关论著,对讲稿中的某些篇章进行了适度补充,对个别地方及字句做了某些技术性处理,并尽可能地核对了所能查到的全部引文。以上种种,已尽力;如果讲录尚有粗疏和编排失当之处,当由学识浅薄的我负全责,与景麟公及以上诸位无涉。下一步我还要全力以赴地为先祖父景麟公编辑一部《汤炳正集》,待此浩繁计划实现之后,对他的著作之整理与研讨,就当告一个段落,或划上一个句号了!

  字景麟,室名渊研楼,山东荣成人。语言学家、楚辞学专家。1935年大学毕业后,考入苏州“章氏国学讲习会”研究班,受业于章太炎先生,章太炎先生曾称其“为承继绝学唯一有望之人”,太炎先生对他期望之高、欣赏之甚,由此可见一斑。在学术思想与治学方法上深受章太炎先生影响,又能随时代发展而不断前进。

上一篇:中国经营报招聘财经记者!
下一篇:福建首个阅读主题地铁专列昨在厦发车 将开通至28日
网站首页 |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 | 封神榜论坛 | 511114.com | 78345黄大仙救世网挂牌

Power by DedeCms